南开大学校长:现在的大学只数奖励、数经费_医学资讯

南开大学校长:现在的大学只数奖励、数经费

南开大学校长龚克22日做客“西南联大讲坛”,与云南师范大学师生探讨“刚毅坚卓兴国运 允公允能育人杰”。

龚克长期从事电波与无线通信技术的教学与研发工作,1986年获奥地利格拉茨技术大学博士学位,1987年回国到清华大学(微博)工作,现在担任联合国秘书长“科学资讯委员会”(SAB)成员,世界工程组织联合会(WFEO)副主席以及WFEO信息与通信委员会主席,中国科协常委。他是一名学者,同时也是一位师者,2011年1月任南开大学校长,同时担任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副会长,2011年获中国“最具特色校长”称号。

龚克从西南联大校训“刚毅坚卓”谈到南开大学校训“允公允能”,认为二者意义相通,均体现了中国近代大学的精神特质——兴学强国。他说,有人把大学比作“象牙塔”,但中国近代大学里没有一所是象牙塔,中国近代大学是在十九世纪末,中国积贫积弱、走向衰败之时,为了救国强国而建立,所以“兴学强国”是中国近代大学与生俱来的一种特质。龚克说,南开大学第一任校长、也是西南联大创办者之一张伯苓先生曾指出,中华民族的民族劣性有五端——“愚,弱,贫,散,私”,而推行“公能”教育才能改变这些习性。“公”即指为树立人们为国家民族着想的高远立意;“能”指培养人们脱离愚昧、弱小、贫穷的能力。南开大学自建立以来,一直坚持“公能”教育特色,以“知中国,服务中国”为学术方针。

龚克认为,西南联大精神对于当代大学精神的建设具有重要启示,第一是弘扬大学精神,首先要继承光大中国大学的爱国传统,这是实现中国梦要坚持的;二是办好大学要坚持立德树人,大学独立存在的意义是社会有培养人的需要;三是协同创新是大学成功之道,应当把振兴中华当做共同使命,联合大学、企业,社会的力量来发展现代大学。

他指出,大学做研究是为了育人的研究,就像西南联大校歌所唱“千秋耻,终当雪。中兴业,须人杰”,“须人杰”是大学的根本任务。现在我们的大学,“数文章、数奖励、数经费”,这些本来为我们育人创造条件的东西变成了我们的使命和目标,偏离了立德育人的根本任务,我们把西南联大留给我们最宝贵的东西丢掉了。

龚克说,目前由他担任主编的《张伯苓全集》正在筹备中,张伯苓先生提出的“公能”教育理念对于中国现代高等教育和现代教育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南开大学有责任把张伯苓的教育思想进行全面系统的整理,贡献给社会,这项工作非常浩繁,但值得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