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报:科学文献出版商已成科学进步之敌_医学资讯

医学资讯 » 六度

卫报:科学文献出版商已成科学进步之敌
2019-05-20 02:46:56

科学文献出版商一度被认为是科学家的合作者,现如今,他们已经公然放弃同科学家站在同一条战线的立场,开始逆科学而行,逆出版业而行。12月16日美国国会提交的研究著作法案,无疑是这些出版商发起的一道战争宣言。

美国健康相关研究主要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资助,每年有300亿美元的预算。NIH一项公众获取政策称,由纳税人资助的研究成果应该可以在网上免费自由获取。这就意味着,大众既然已经为研究付费,就不必要在阅读研究成果时再次付费。这是一项完全合情合理的政策,并且充满了人道主义精神,因为如此一来,医学研究成果可在全世界免费获得。英国目前也正在实施类似的政策。在政策文件“发展创新与研究策略”的第76页,政府承诺如下:该政策致力于保障纳税人支持的研究可以被纳税人免费获取。政策基于思想的自由交流、数据的自由共享以及以前人的研究为支撑,对科学的进步作用巨大。

但是,对科学进步有益并不意味着对科学文献出版商同样有益。前因特网时代,科学家在纳税人的资助下进行研究,撰写文章并将研究数据无条件提供给杂志;一些科学家还会提供无偿的同行评议工作;另一些科学家甚至免费提供编辑服务或者仅仅获得意思意思的费用。出版商通过协调编辑、对文章格式进行编辑并将文章传播到网络的服务模式成为其发表论文的所有者,几乎什么都没有做的出版商拥有了文章版权,可以向全世界图书馆以垄断的价格出售出版物,而个人则每篇需要支付30美元或更多。

如今,文章作者可以向出版商支付一定的费用以购买类似服务而不是将版权出售,研究结果则可以成为公开获取的资源,不为出版商所拥有。

公共科学图书馆(PLoS)的开放获取出版商可以从出版中获得1350美元(880英镑)的微利,传统的出版商已经习惯于获得更大的利润,因而必然会不择手段抵制出版业向开放获取的转变。早期,传统出版商蔑视PLoS,预言它将没有大的发展;现今,PLoS ONE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学术杂志,以往的蔑视和诋毁已经无济于事。传统出版商采取了以往美国无竞争力的企业经常采用的方法:游说政府立法保护已经难以为继的旧有模式。

研究著作法案由达雷尔伊萨(共和党,加州)和卡罗琳B.马洛尼(民主党,纽约)共同提出。在2012年的选举周期中,爱思维尔及其主要的行政管理者曾向竞选人捐款31次,其中,2笔捐到共和党,12笔到民主党,包括了最大的个人捐助款。

如果研究著作法案通过,NIH的公众获取政策和其他联邦机构制定的任何类似政策可能被废止,纳税人资助的研究成果也将因此被付费之墙阻隔。那将是一场道德灾难:发展中国家将因此丧失救治很多本可以挽回的生命,美国和世界在科学上的损失将无法计量。唯一的赢家会是出版公司如爱思维尔(2010年拥有20亿英镑的收入,利润达7.24亿英镑,利润率高达36%)。爱思维尔所有同科学家合作的言论都是幌子,他们真正的目的无非就是以世界科学进步以及所有可防可治疾病患者的利益为代价赚个盆满钵溢。

让人诧异的是科学家串通一气延续了这种反动制度。美国出版协会大张旗鼓支持研究著作法案,该协会拥有50个以上的的学术团体作为会员,讽刺的是,其中包括了美国科学促进协会,该协会对研究著作法案的隐性支持正将自身置于阻碍科学发展协会的地位。

为了防止研究著作法案的通过,我们可以做些什么呢?美国市民应写信给他们的代表说明此举将产生如何巨大的灾难,此举如何不公平和如何不必要。所有科学家应检视自己的学术团体任职,是否自己的任职正在支持一个想要将科学重新关到围墙中的花园的组织,如若真的如此,应向学术团体施压,要求退出美国出版协会或至少发表公开申明反对研究著作法案。

科学家的底线是很多出版商已经成为科学的敌人而非盟友。爱思维尔不通过发表科学家的著作赚钱,恰恰相反,是通过限制其公开。在阻碍科学进步的行为面前,科学家不能再次与之沆瀣一气。

原文链接:Academic publishers have become the enemies of sci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