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糖尿病后,他把自己瘦成了只有 30 公斤的「纸片人」_资讯

资讯 » 内科 » 糖尿病科

得糖尿病后,他把自己瘦成了只有 30 公斤的「纸片人」
2019-04-29 22:55:29

08dc5c2c712e01dbe8f137d7ed6e754f.jpg

我是一名 ICU 医生,今天分享的这个故事,就像北方初春的雪花,乍寒还暖。


一天下午,我在办公室看书,值班医生小韩敲门进来。


「主任,我刚去会诊了一个病人,昏迷、血压低、呼吸微弱,各种实验室检查异常,你看一下吧」,说着把病人的急诊检查结果递给我。


小韩医生继续说,「主任,你见过吗?一个人一年多都没吃过饭,他是我工作这么多年见过的最瘦的病人,就像游戏里的骷髅人」,语气中还带着一丝「发现新大陆」的神奇和兴奋。


我有些疑惑地抬头看着她:「一年多没吃饭,那他怎么活着的」?


「是的主任,就是一年多没吃过饭,我会诊时他妻子去办住院手续了,只有儿子在,说父亲一年多没吃过饭,每天只喝酸奶」。


说着说着,病人来了。


说实话,见到病人的那一瞬间,我的心里也怔了一下,我理解年轻医生的话了。



有生命的骨架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第一眼看到的他,瘦骨如柴、瘦骨伶仃、瘦骨嶙峋......这些词用在他身上似乎还是显得有些「丰腴」。那一刻,我甚至分不清他是一个有骨架的生命,还是一个有生命的骨架。


患者男性,59 岁,身高大约 175cm 左右,体重看起来有 30 公斤的样子,全身只有苍白的、皱巴巴的皮肤松弛的包裹着干柴一样的骨头,没有一点肌肉,即使皮肤表面能看到一根根稍微凸起的血管,也见不到一丝红色。


稀疏的花白的头发湿漉漉的紧贴在头骨上,眉弓突出,眼睛深深的镶嵌在眼眶里,颧骨高耸,面颊就像活人深深吸进去一样凹陷着,胸部清晰可见一根根肋骨挺立着,腹壁仿佛贴着脊柱,四肢就像四根木棍摆放在床上,一动不动。


这是我生活中第一次见到所谓的「骷髅人、纸片人」,并不是我想象中的年轻人和女性,而是一位男性,近 60 岁的成年人,我有些震惊。


医生护士们在忙着给病人做监护输液检查治疗,随着一滴滴液体进入病人体内,他的生命也慢慢复活。


我来到家属接待室,除了需要进一步了解病情,我更想知道他背后的故事。


患者的儿子一个人安静的坐在家属接待室的沙发上。


小伙子大约 30 岁,高高帅帅、白白净净的模样,纯朴而又真诚,戴着一副眼镜。我问他:「就你自己在,你母亲呢」?


「家里还有姥姥偏瘫在床,母亲今天出来时间很长了,先回家去照顾一下姥姥,一会儿就来医院」。


这是一个不幸多难的家庭,我在想。然后他开始叙述他父亲的病情。

 

患者于 2017 年 6 月被诊断为糖尿病,因为患者当时体重有 90 多公斤,属于偏胖型,医生告诉他除了药物治疗,控制饮食,运动减肥也很重要。


就是从那时起,患者开始一日三餐以荞麦面为主,几乎不吃其他任何食物和肉类,偶尔吃些青菜,但吃得很少,这样坚持了大概 3 个月时间吧,体重瘦了近 20 公斤,但精神状况却越来越差,活动也越来越少。


患者的妻子觉得这样饮食不行,劝他改变,但患者生性倔强固执,不仅不听劝,还经常对妻子发脾气,为这个,两人没少吵架。


患者儿子说,他在外地工作,母亲平时经常给他打电话说父亲的情况,他也劝过父亲,但是没有用。


后来,他们也都随患者去了,以致患者从去年过年开始荞麦面也不吃了,见到饭就说想吐,咽不下,每天只喝酸奶维持生命,实在不舒服时,就在附近诊所输点液体。


「一年多只喝酸奶,每天喝多少」?


「大概一箱,20袋左右,一袋200ml」。


我沉默了。



一个人生病,三个人煎熬


患者的儿子看到我的表情,随手从口袋里拿出了父亲的身份证。


照片里的那个人,浓眉大眼,风度翩翩,「父亲以前可帅了」,他有些自豪的说。


看着患者儿子开心的笑容,我也笑了,这原本应该是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我接着问,「你们带父亲看过医生吗」?


患者的儿子马上又有些无奈:「看过,全身做过好几次检查,包括 CT、胃镜等,都没大的问题。


我也把父亲病情资料带到我工作城市的最大三甲医院看过,专家们的意见都是抑郁症,神经性厌食等等,医生们也给了很多治疗方案,我也网上查询了相关知识,但是说实话,对于普通家庭,我们很难按照那些方案做到细致、长久的治疗。


医生说不管父亲是抑郁症还是神经性厌食,目前父亲的身体和心理状况已经很严重了。


完善的治疗就像一个庞大的工程,需要多学科专业人员合作完成,包括营养学家、临床医生、精神科医生、心理治疗师、康复治疗师、社会、家庭等等,当然也需要父亲自己努力,这是一个漫长的,似乎看不到尽头的过程」。


他说现在家里就母亲一个人,还要照顾瘫痪的姥姥,不要说经济负担承受不了,单就每天负责他俩生活,吃喝拉撒都已经非常辛苦了,如果母亲累病了,这个家也就垮了。


说完,他低下了头。


几秒钟后,他继续说,「我曾经埋怨过父亲,心里也默默的恨过,恨他不好好吃饭,恨他把家折腾成这样。


但是想到他毕竟是我父亲,毕竟是个病人,而且每次看到他痛苦的样子,心里所有的恨都消失了。


父亲之所以一开始就这样严格控制饮食,应该还有内心的恐惧。因为爷爷就是糖尿病并发症去世的」。


我不知道说些什么,显然,他已经比我知道的多的多。


我转变话题:「最近,你们在家给父亲称过体重吗」?


患者的儿子更加无奈了。


前面一段时间,患者会自己称体重,但自从不吃饭以后,就不怎么称了。最后一次称体重,应该是去年 5 月份吧,32 公斤。


正说着,患者妻子来了,急急忙忙的样子像带来一股凉风,使家属接待室更加冰冷。


妻子个子不高,偏瘦,腼腆内敛,60 多岁的年纪,皮肤蜡黄,穿着一件深蓝色羽绒服。


她还没坐稳,就急着问患者怎么样了。


我告诉她,患者病情稳定些了,主要最近没有进食水,低血糖、低血压、脱水、电解质紊乱、营养不良等等,需要继续观察治疗。


她舒了一口气,看着儿子说,「回家给姥姥换了尿垫,做了一点汤面,喂了,就赶忙来了医院」。


我有些心疼这对母子,也深感生活的艰难。


我对她说,你儿子很懂事,已经给我详细介绍了父亲的病情,我也给他介绍了治疗情况,她欣慰的笑了。


我问她患者现在的情况,平时生活能自理吗?比如喝水、洗脸、上卫生间等等。


她说自从她丈夫不怎么吃饭后,已经一年多没有出过门了。


刚开始几个月,自己的生活可以自理,但是近 2 个月基本卧床,所有事情都需要她帮助做,包括喂水、擦洗、大小便都要人照顾。


家里一个房间,两个卧床病人,她每天的工作就是照顾他俩,虽然很辛苦,但是也没有办法,都是自己的亲人。


就是苦了儿子,像这样家庭,哪个姑娘愿意嫁进来啊。


母亲看着儿子,我仿佛看到她眼里愧疚的泪水和深深的母爱。



好好吃饭是对亲人最大的爱


过了几天,患者在营养师、心理医师、康复医师等的协助治疗下,渐渐好转,意识也清醒了。


一天下午,探视时间,患者的儿子来了,依然带来了父亲爱喝的酸奶,还有父亲点名要喝的橙汁。


儿子坐在床边,听到护士说父亲今天自己喝了营养液,非常高兴。


他拉着父亲的手,用哽咽的声音鼓励他要好好听医生的话,好好吃饭,等到下次回来,希望看到胖胖的,帅帅的父亲。


父亲含着泪水像个孩子似的点着头,紧紧拉着儿子的手不放。


他知道,儿子看完他又要去远行,去拼搏,去努力生活…… 或许,父亲也有了信心。


我望着着他们母子离开 ICU 的背影,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惆怅。原来生活赋予了我们太多的责任,包括好好吃饭。


有时候,好好吃饭,就是对亲人最大的爱。